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宝贝儿诱你入怀

正文 【V265】怀了孩子,这东西就不能用了 文 / 乱轻尘

    “妈……”桑桐动了动唇,声音微颤,一时无法克制,抱住了丁玲,原本明媚的双眸已经染上了一层泪雾。

    丁玲也环抱住桑桐颤抖的身子,“儿媳妇,这四年难为你了,为了这句话,为了我的一句首肯,你受累了。”

    再也无法克制地,泪水从眼眶中喷薄而出,桑桐当即哭得稀里哗啦,之前在疗养院碰见的事情也因此暂时被她抛之脑后。

    婆媳俩在病房内交心的时候,秦晋琛则徘徊在外面的走廊上,眉头深锁。

    真没想到,桑桐陪父母去了一趟疗养院,竟然会有意外的发现,他对桑桐有信心,知道她肯定不会看错了人,那个被关在疗养院的“疯女人”肯定是童梦,至于她是不是真的发了疯,这还是未知数,一切有待查证。

    事不宜迟,秦晋琛马上打电话给容爵,容氏在云海这边也有自己的分公司,除了他的老本行外,涉足的其他行业颇多,这需要强大的信息网,这方面也是容氏的强项,如今朝哥还卧病在床,找容爵帮忙是再合适不过的。

    收到求助电话,容爵马上联系分公司负责人,派了一队人马赶去了邻镇,不消三个小时就抵达了疗养院。

    然而,他们赶去后才发现,童梦已经被转移走了,至于她被送去了什么地方,疗养院方面却称“不知道”。

    不过,因为正因为如此,秦晋琛更加确信:桑桐在疗养院看见的那个“疯女人”一定是童梦,而童梦也确实没疯,或许只是被单南弦丢在那疗养院里囚禁了起来,只因她知道单南弦的秘密!

    看来疗养院方面事先通知了单南弦,所以才不到二十四小时,就把人给转移走了。真可惜!眼看着终于有个突破口,却让单南弦占了上风!

    秦晋琛懊恼地握紧了拳头……

    良久,他复又想起一件事,记得桑桐说:童梦提过姚漫的名字,说她也知道单南弦的秘密……

    秦晋琛反复回想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朝哥在调查过程中被单南弦的人发现并抛尸野外,桑桐又在疗养院发现了童梦,之后不多久童梦就被转移走,还有失踪四年不知生死的姚漫……

    这许多许多的事情联系到一起,似乎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单南弦正在拼命掩盖某个真相,而且这个真相,只有童梦和姚漫知道!

    童梦被他当成精神病患者扔进了深山老林里的疗养院,而姚漫呢,姚漫又在哪里?等等!朝哥说单南弦的海边别墅修得很严谨,好像藏着什么贵重东西,据他所知,单南弦并没有收藏珠宝的爱好……

    莫非,他藏的不是东西,而是人!而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姚漫?!试想一下,会不会那天朝哥就是因为发现了姚漫的身影,所以才遭到单南弦杀人灭口的?!

    想到这一层,秦晋琛漆黑的双眸猛然收缩,答案几乎可以断定。

    只可惜,这还仅仅只是猜测,要证实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就必须找到童梦或是姚漫。

    换言之,她们俩是关键!

    如果能找到她们,就能得知单南弦的秘密,找出他的弱点,对付他就更容易。

    秦晋琛原本并不喜欢与人争斗,输或者赢,对如今的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要的不过是妻女的平安,全家的幸福,有这些他就足矣。

    单南弦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试图毁掉他视为珍宝的一切,甚至还谋划毁掉整个秦曹,他秦晋琛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当然,这些事情只他一个人操心就可以,现在桑桐又怀上了孩子,光是因为疗养院遇见童梦的事情就让她身体不舒服了,更遑论是这些恩恩怨怨的陈年旧事?不能让她知道!

    主意打定,秦晋琛转身走向桑桐的病房。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丁玲刚好说完,她很识趣地起身,“不打扰你们俩了,我先回去,还得送橙橙去幼儿园呢。”

    “妈,我送你。”

    “不用,你留在这里多陪陪桑桐,我有刘伯送就行了。”

    “那好,您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送走了丁玲,秦晋琛端了一碗粥过来,坐在旁边椅子上,边用勺子搅拌粥,边明知故问,“妈说什么了?”

    桑桐看着他如山峦般直挺的鼻梁,只挑重点说,“妈说我怀孕三周多了,刚才,你怎么不亲口告诉我?”

    “妈给你说不是一样?”

    桑桐皱着眉头,斜了他一记白眼,“那可不一样,害我错过你脸上惊喜的表情。”

    秦晋琛硬是憋着不笑,心想她发小脾气的样子很可爱,竟然跟女儿是同出一辙。

    把椅子稍微拉近一些,修长的身形,倒显得椅子小了,他舀了一勺粥,送到她的唇边,“来!张嘴。”

    桑桐配合地张嘴,喝下粥,秦晋琛喂人的动作生硬,却又十分的小心,她咽下粥,端详着他脸上的表情,发现自己怀孕,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忍不住重复道,“我怀孕了,你不高兴?”

    说话的口吻带着重重地怨气,哀怨地瞪着他。

    “高兴。”他淡淡地说,又递过来一勺粥,“吃饭时不要说话,口水喷得到处都是。”

    “……”桑桐微囧,轻声咕哝,“哪有……”

    她哪有喷口水……

    秦晋琛一勺一勺地喂她喝粥,中途,有护士进来看她的情况,看到这一幕,笑笑,等护士走了,桑桐看了眼还剩一半的粥,“你是不是也还没吃?”

    “先喂你。”他说着,又舀了一勺喂进她嘴里。

    桑桐被他细心又体贴地照顾着,想到丁玲说的话,就说,“妈刚才还跟我说了些别的。”

    秦晋琛抬头,目光深邃,望着她,似乎在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具体的记不太清楚了,大概的意思,就是接受我这个儿媳妇了。”桑桐眼珠子微微动了动。

    秦晋琛似笑非笑地看她,往后靠在椅背上,桑桐最受不住的,就是他用这种眼神看她,感觉像嘲笑。

    “笑什么?!”桑桐扎着针的手就要去拿粥碗,想借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结果,伸过去的手在半途被拦截。

    秦晋琛握着她的手,指腹轻抚着她的手背,“我早就说过,你是我认定的妻子,妈就一定会喜欢上你。”

    桑桐望着他,脸颊红红的。

    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又抱在一起,她甚至都没看清楚,秦晋琛是怎么到她身边来的,他一手扣着她的后脑袋,一手搂着她的腰,把她拉向自己的怀里,隔着衣衫贴着他结实的胸膛。

    她的嘴唇有些缺水,干干的,他吻着,食之入髓般。

    ……

    吃过早饭,桑桐又做了些检查,快中午的时候就办理了出院手续,秦晋琛亲自开车送她回照母山顶别墅。

    到了照母山半山腰的时候,因为一路都是绕山大道,秦晋琛总是在不停打方向盘,放在平时一点儿事儿都不会有,今天桑桐却是受不住了。

    一阵恶心又涌上来,她忙捂住嘴,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把污秽物吐在车上。

    “又难受了?”秦晋琛皱眉,将车停了下来。

    桑桐干呕了两下,秦晋琛已经下车,去到路边的店铺,过了会儿,重新出来时手上已经端了一杯温水。

    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店家说的……

    这时候桑桐的手机响起来,她来不及接,就被秦晋琛接过去,一边嘟囔,“怀了孩子,这东西就不能用了,有辐射!”

    一把按掉,开始伺候她吃药,桑桐自顾不暇,也懒得跟他理论手机被他擅自关掉的事情了。

    出院的时候,医生给桑桐配了进口的止孕吐药,她吞下几片药,喝了两口水,才稍稍缓过劲来,秦晋琛丢了一次性纸杯回到车上,她的手机又响了。

    男人的大掌又伸了过来,准备去掐断手机,却被桑桐一把抢回去,垂眸一看,惊喜出声,“是少翎!”

    秦晋琛嘴角一抽。

    少翎?东方少翎?

    “喂,少翎!你最近怎么样……我很好,和我老公在一起……你说月桂坊?呃,我暂时回不去,不是有小王在帮你打理吗……我考虑考虑吧……”

    挂了电话,桑桐侧过头,看见秦晋琛不做声就猜到他在想什么,“是月桂坊的事,少翎说那边重新开业了,问我能不能回去参加开业仪式,顺便谈一谈在南城这边开分店的事情。”

    “今天在家好好休息,工作上的事情,以后再说!”秦晋琛边说边发动车子,说话是咬牙切齿的。

    桑桐看他这副模样,忍着笑,看来对于女儿叫了东方少翎四年“爸比”这件事,他还有些不爽。

    说起月桂坊,桑桐怀念地说,“其实我挺喜欢做餐厅老板的,你也知道我对饮食这方面很感兴趣……我现在还行动方便,工作时会注意安全,等肚子大了我再请产假,现在我还不想整天待在家里。”

    听她这么一说,秦晋琛的脸色缓和下来,仔细想想,她有自己的事情可以做,也是件好事,不至于胡思乱想,正好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