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改天换地

正文 第1660章 一声吼 文 / 永远的大洋芋

    “杰少,虽然要离近了才能发现你,可是,我还是觉得选择这里太危险了。”熊自强蹲下來,对趴在坎下的陈康杰说道。

    陈康杰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其实他全身就和乞丐沒有什么区别了,拍土,只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

    “危险是危险,可是有时候越危险就越安全,你们都觉得危险,那他们估计就想不到我们会选在这里,就会更加放松警惕,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我不是一个喜欢随便冒险的人,只不过这么长的距离,我始终觉得这里最合适,再说我们不能让书哥他们等的时间太长,要是敌人尾随而來,他们是沒有还手之力的。”陈康杰在萨米多夫拉一把的助力下,一步踏上坎來。

    不知道是陈康杰的自信起到了作用还是他对战友的担忧说服了他们,反正在陈康杰讲了理由之后,他们就不再反对了,四个人就这么开始布置准备起來。

    地点虽然是陈康杰选的,但是怎么干,具体就由熊自强來布置了。

    根据熊自强的布置,他和陈康杰埋伏在左边,萨米多夫和谭军埋伏在右边,具体的攻击指令,由熊自强來判断发起。

    四个人在空旷的道路两旁刚刚埋伏好十多分钟,那一队马车队就伴随着在山谷里叮里当啷响彻的马铃声开了过來。

    埋伏地点虽然是陈康杰自己选定的,而且他也自信这个危险之地有一定的安全系数,但是毕竟只是一定的安全系数而已,并非万无一失,随着马铃声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陈康杰就多多少少增添了一丝紧张,要是这些人按照严正的行军要求出牌,有人在两边沿着坎沿搜索,那他们成功的几率不但大大降低,而且,还有付出上网代价的可能。

    被一个寒冬冻过的泥土有些硬,身体靠上去,冷冰冰的,贴在上面的手掌,想用手指头抠出一些抓痕,都不是那么容易。

    “叮叮当,叮叮当……”铃声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了。

    如果沒有这清晰的铃声,陈康杰他们要判断这队人的行进位置,还会有些困难,就算陈康杰通过敏锐的听觉可以从脚步声上大致判断,但是那怎么说也不会有现在的效果。

    别人的步伐就差不多是在自己的头顶上,所以紧张的也不只是陈康杰,经验丰富,久经考验的其他三个人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千万不要相信电影里面的那些个人英雄,真正到了一个人的生死存亡之刻,沒有担忧和忌讳,那根本就不正常,即便这个人有着大无畏的英雄气概,该有的忌惮之心,相信还是会有,区别只是他表现出來不表现出來罢了。

    押车的有八个人,这是后來缀着跟踪了一小段距离之后确定的,之前熊自强之所以说七八个人,是因为距离远,他不好确定马车上是不是有赶车的人。

    这八个人在经历了前一个石门的稍稍紧张之后,那种戒备之心完全放了下來,甚至于,时候还有人调侃,说自己的同伴太胆小,太杞人忧天了。

    现在他们行进的地段,一眼望去,几乎可以将周围的情况看在眼底,除了山背后的未知数,如此安全的地段,他们就更加慵懒散漫了,前面负责开路的两个人,根本就沒有做什么工作,而是自顾自的低着头往前走,嘴里在聊着什么热乎的话題,时不时的两个人还发出一些轻佻的笑声。

    而赶车的两个人,则是潇洒的坐在车厢前面的横杆上,半闭着眼睛,享受这摇摇晃晃的逍遥以及冬日里难得的一点阳光温度,他们的两只手互相拢在一起,让整个身体感觉更加的温暖。

    本來在两辆马车的中间衔接位置,一左一右是安排得两个人的,这两个人在关键的时候,能起到一个前后呼应以及侧面保护的作用,同时也算是力量的一种分散布置,然而也许是他们的放任心太重了,这两个人不仅沒有起到任何的侧面保护作用,反而落到后面去和那两个扶着殿后的人挤到了一块儿,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其实三四个男人何尝又不是一台戏呢,这四个人说话的声音不仅大声,似乎还在争论着什么,越争越起劲,压根就不知道危险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

    感觉到第一辆马车已经过去,熊自强就大吼了一声,“上”。

    根据分工,谭军和萨米多夫负责第一辆马车的驾车人和开路保护者,陈康杰和熊自强则负责后面一辆马车的驾驶者以及殿后人,他们根本不能抬头,因此并不知道在马上的中间沒有人,而是挤到了后面,只是通过常理推测,中间部位是应该有人的,所以在细分的时候,熊自强是负责最后,陈康杰是负责车辆和旁边。

    然而当他们两个以一个矫健的身姿跃上來,熊自强对着马车尾部奔过去,陈康杰才发现,中间的上只有一个人,车旁边人影都见不到。

    对方的队形发生了变化,然而该干的活儿还得干。

    熊自强大吼的那一声进攻信号,着实将第二辆半靠在马车上的驭者吓了一跳,似乎是将他的美梦惊醒一般,他在朦胧睁开眼睛的一刹那,马匹同时受到惊吓顿了一下,使得他差点就从马车上摔了下來。

    只是他就算惊慌之中,靠着抓住帆布稳住身子沒有摔下去,很快他就后悔,以其有后面的待遇,还不如自己主动摔下去來得实在。

    由于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属于什么人,因此在商议的时候,陈康杰的建议是尽量不要使用杀手,当然,也仅仅是尽量而已,如果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那也顾不了那么多,就算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御寒衣物和补给品。

    这个驭者才稳住身子,陈康杰就已经奔跑到马车旁边,之间他双手抓住隆起的遮盖在马车上面的帆布,整个身子就灵敏的弹了起來,横着从马屁股后面就飞着踹了过去,驭者很想将挂在肩膀上的枪端起來,只是他的速度太慢了,手都还沒有碰到枪,陈康杰并拢的两只脚就踹在了他的侧后背,他整个人就瞬间和马车做了脱离,以一个十分难看的姿势飞了出去。

    陈康杰考虑到一招解决对方的战斗力,因此力道使用得还是比较重,那个飞出去的驭者根本就沒有落在坎上,而是直接在空中飘了四米多之后,狠狠的摔在了坎下,而且他落地的时候,自己的身体还砸在自己的步枪上,又在地上做了两个翻滚,这才躺在地上静止不动。

    此时此刻,陈康杰根本來不及去考虑和查探他到底只是受了伤还是死了,他一上來就看到熊自强奔去的方向是四个人,只是出于分工,他得先解决自己的部分而已,免得导致顾尾不顾头的情况发生。

    屁股落在刚才那个驭者所坐位置的陈康杰只是垫了一下,就从马车的另一边跃下來,他暂时还來不及去刹住马车或者将马屁控制住,立马就朝着熊自强的方向窜出去。

    熊自强那一声吼在给自己这边发出一个统一的指令时,其实也同时是给对方一个信号,所以就在熊自强勇猛的冲过來时,还在争执什么内容的四个人也愣了一下之后,也不再争执了,开始团结一致对付陈康杰他们这些外人。

    有一个四十來岁的汉子可能是战斗经验丰富,他最先反应过來,迅速抬起枪就要朝熊自强射击,只是他的速度快,有预谋的熊自强速度更快,而且胆子更大,他一个飞身,在用胸膛挡住对方的枪口同时,一拳就狠狠抡了出去,那个人的手指头还沒有摸到扳机,鼻子上就是一片五味杂陈,酸的,咸的,火辣的感觉一起涌了上來。

    熊自强的这一拳,真可谓是力道十足,而且,拳头的正中心就砸在他的鼻子上,这个战斗经验很丰富的家伙,几乎是鼻血和眼泪一起飙出來。

    也是熊自强运气好,要是他晚一步,哪怕零点五秒,只要对方扣动了扳机,就算他能命中目标,胸口不说会出现窟窿,起码也会是一个大的血洞,想活,就算是穿了防弹衣,恐怕也很难活。

    熊自强也是自诩自己穿了防弹衣才会那么大胆,只是,这么近的距离,防弹衣的效果是微乎其微的,尤其是对着这种大口径的步枪。

    解决了一个,熊自强的危险并沒有解除,人家旁边的三个可不是吃干饭的,熊自强就在甩腿踢中他右手边的一个敌人的大腿时,他左手边那个带着皮帽子的家伙干脆也不开枪了,举起枪托就朝着熊自强的脑门子砸下來,而另一个距离稍远的,已经将枪抬起來准备射击了。

    陈康杰这时候真是“宋江”啊,及时雨嘛,他见到那个家伙的枪抬起來,已经可以射击了,情急之下,本能的大吼了一声。

    如果说熊自强的那一声喊像是闷雷的话,陈康杰的大吼就如同虎啸了,一天沒吃饭,也还能中气十足,他这路见不平一身吼,还真是让对方打了一个激灵,他还以为真有老虎來,急忙调转枪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