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欢迎您!
爱书网aisu.cn-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全本小说下载,龙腾小说网,小说,免费小说,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弑汉

正文 第534章 兵分两路 文 / 孤怀吐明月

    其实,若是能够有其他的力量相助,百思不得其策的卢植也不会将主意打到明溯这个上官身上。

    自古以来,将领统兵在外,最怕的就是有人比自己地位高。毕竟军中只有一个指挥权。

    卢植对明溯的个性不大了解,可不了解却不代表他不会忌惮。尤其是现在自己不过是区区的北中郎将,明溯却已经位列三公,而且贵为长公主夫婿。

    所以,尽管早就知道了明溯绕着战场,沿途敲诈勒索、游山玩水了过去,卢植却是一直没有主动与之联系。

    这一次,促使卢植真正下定主意的还是刘宏的密旨。当今圣上都下了旨意,卢植自然不敢再有所犹豫。当然了,在他心中还是暗暗存在一个侥幸的,那便是明溯不懂军事,只会按部就班地按照自己的要求守好贼人东窜的必经方向。

    然而,继承了鬼谷子遗书的明溯果真不懂军事么?

    这个问题卢植不敢去想,他也不愿意去想,因为现在他的确是走投无路了,朝廷的第二拨人手全部压在大河之南,若是没有新的有生力量加入,恐怕自己也只能无限期地与贼人在这巨鹿郡中对峙下去了。

    本来,卢植还有个外援的,那便是自家得意门生公孙瓒。

    早在六年之前,那边章、韩遂叛乱,朝廷便从幽州征发了三千精锐骑兵,并给予公孙瓒都督行事的符节,统帅此三千骑兵。

    然而,公孙瓒却是没有与边章、韩遂会得上面。公孙瓒率军到达蓟中时,渔阳人张纯引诱辽西乌桓首领丘力居等叛乱,攻占右北平郡、辽西郡属国的部分城池。公孙瓒便当即以三千骑兵追讨张纯等叛贼,立下战功,升为骑督尉。

    此后,虽然迁为辽东长史,那三千久经战事的精锐骑兵却是被公孙瓒扣了下来,加上本身就属于其麾下的万余步卒,现在的公孙瓒可谓是兵强马壮。

    本来,卢植还指望弟子公孙瓒来助自己一臂之力的,不曾想,也不知道胡人最近发了甚么疯,那丘力居竟然趁着张角起事,尽起部落之卒出来打草谷,这下青、徐、幽、冀四州边塞便全部遭了殃。此时此刻,公孙瓒正被牵扯在辽东、辽西一线,苦苦煎熬,自然没有余力出来支援自家恩师一把。

    若是卢植将心中苦恼与明溯探讨一二,明溯一定会告诉他,之所以丘力居发疯,主要还是因为自己两批往凉州迁移兵马,徒中顺手先打劫了胡人部落无数,这才惹得丘力居跑出来寻找各州薄弱之地展开了复仇行动。

    而且,丘力居此时主要还是在并、冀二州外面活动,幽州现在公孙瓒所面临的可是段部以及自己那两支隐蔽的力量,阿扎特与阿尔夫。

    至于青、徐二州,明溯完全可以用人格来保证,除了先前为了接应自己,桃花岛三支精锐人马玩了一把运动战之外,其余并无甚么胡人活动的轨迹。

    当然了,明溯也不可能主动去告诉卢植此事,并非完全因为卢植没有来问,而是明溯现在心中正在苦恼着一件对自己极为关键的事情。

    胡母班早已在自己严密的监控之下,这一路上,为了多要了点粮食补给,明溯都是按照三万人的规模与地方郡、县沟通的,为何那卢植直言不讳地点明了自己的人数。

    当然了,如果说卢植身处前线,对周边情况稍许关注一些,那也就罢了。可刘宏的密旨都已经从洛阳传到了自己手中,那里面竟然也言之凿凿地吩咐自己率领万人去协助卢植。这就值得明溯深思了。

    想了半天,明溯都没能够彻底想清楚此事,便索性命那典韦将胡母班唤了过来,准备挑明了话题,问个究竟。

    至于胡母班会不会因此产生甚么想法,明溯倒是并不在乎。一行人中,除了胡母班与陈七等十一人,其余万人可谓全部是自己的嫡系,说白了,就算那胡母班想要翻天,明溯自然立即就能反手覆了下去。

    匆匆赶到前面的胡母班显然没想到明溯竟然是为了这么个无聊的问题找他过来的,先前他还以为是前方得了甚么紧急的军报呢。当下,胡母班毫不畏惧地紧紧盯着明溯的眼睛,不悦地言道:“下官既然已经是公主府长史,那么自然不会做出卖主求荣的无耻勾当!”

    “那本侯的军事隐秘为何会传入京中呢?”明溯阴沉着脸,冷冷地追问道。

    “这个……下官就不清楚了。”胡母班想了想,却是说了一句令明溯险些就起了一丝将其立即斩于马下的冲动:“不过侯爷可以去问问圣上又是如何得知如此军事隐秘的。”

    面部肌肉极其狰狞地抖动了数下之后,明溯终究还是强自抑制住了砍人的想法,冷冷地言道:“长史大人这个提议很好!”

    “如此,下官便先行告退了。后面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下官去过问。”胡母班不卑不亢地对了一句,便纵马回到阵中。

    这个时候,典韦却是突然插了一句:“六弟,依我看,消息应该不是胡母班传出去的。”

    “为何兄长会有此想法?”

    “那胡母班沿途皆在我近卫军监控之中,除了陈七十人,又无其他人可使唤,哪里能够将消息传出去。”

    “若是悄悄交于地方官吏呢?”

    “似乎也没有发现。”

    “好了,我知道了。”尽管如此,明溯还是没有彻底打消对胡母班的怀疑。

    理由很简单,自己从桃花岛出发,直到济北,一直只有区区七千人,那后来的三千也是沿途征召过来的,若是有人泄露,自然应该在这个期间。

    好在,自己早晚要与卢植会面的。这些问题,不能拿过去当面质问刘宏,可却是可以在卢植身上求个答案。想了想,明溯还是决定将此事暂时搁置,免得白白扰乱了自己的心神。

    到了经县附近,已经开始与贼人的小股队伍接触上了之后,明溯便令典韦带人出去,抓了十几名地方百姓过来问话。

    本来,按照记忆,那卢植最后是将张角围困在广宗城中,因为挖掘壕沟、制造攻城器械,耽搁了时间,方才遭遇索贿不得的小黄门诬陷,被撤职拿回京中问罪的。明溯打的主意自然是趁张角大部队没有到此,先行安排人混了进去,到时候正好可以内外呼应,一举立下不世功劳。

    可等到明溯一问,却是发现了一件让自己抓狂的事情。

    此地附近确实有广宗存在,不过却已经是前朝的事情了。元始二年,朝廷封了代孝王玄孙刘如意为广宗王,封地就在经县的南边,也就是巨鹿境内与安平、清河两国交界的地方。

    后来广宗国废除了封号,原地重置了广宗县。按照常理,那卢植最终选择与张角决战的地方就不应该在安平国内了,可是根据那些百姓描述,此时广宗县中并无贼人活动的踪迹,反倒是任县之中,汇聚了大量的贼人,而且,更多的贼人正源源不断地从巨鹿方向开拔过来。

    究竟是按照卢植的意思,守住经县以东,还是选择继续向南,从曲周外面,围堵住巨鹿郡进入安平、清河的道路呢?

    当然了,明溯也可以选择两地开花,可自己手下只有区区万人,有资格坐镇指挥的也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若是轻易分兵,最终恐怕是两头都难以讨得了好去。

    想了想,明溯还是决定暂缺选择贼人最为集中的经县外围驻扎,同时派了典韦率一队士卒乔装打扮,穿越过去找卢植问个清楚。

    卢植的回音来得很快。除了典韦一行,后面竟然跟来了足足五六百官兵,负责协助自己在经县、曲周一带的行动。

    本来明溯让典韦去问的是,贼人会不会选择南边的曲周进入临近的安平、清河溃逃,同时顺便表达了自己能力有限,不足以两线指挥的实际困难。

    那卢植倒也深知雅意,明溯这边一提意见,他立即就将手头另外一支小股军队给派了过来,美其名曰协助明溯的行动,可明溯一听说对方人数,顿时火冒三丈。

    我勒了个去,卢植你个老小子到底是甚么意思?你是觉得就这区区五百多步卒便能够掐住一处呢,还是借此讽刺老子能力不够,明明手中有万人可以使用,却还不如人家五百多人英勇。

    得知那“助手”人数之后,明溯便立马失去了亲自接见一番的兴趣,怏怏地挥手让那典韦将自己的意思传达下去,直接将其打发了去广宗县的地界。

    毕竟经县这边贼人足足三四万堆积在一起,若是自己一味的纸上谈兵,到最后贼人选择从此地突破,姑且不谈贻误战机的过错,就是回了洛阳之后,面对那些暗暗讥笑的眼神,自己也实在难以承受。

    反正已经有这么多贼人聚在面前了,不管那张角最后选择何处,至少自己狠捞一把战功的机会是免不了的。明溯可不想白跑一趟,最后连碗残羹冷炙都吃不上,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卢植的那支亲信直接派去广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